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络

继续走

时间:2019-07-13 02:29:0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昨天躺在医院的床上,告诉爸爸我前天晚上看了20几页书,所以1点多才睡,没有精神,其实昨晚回家撤掉书签,才知道整好50页。今天下午看完整本书,决定补完行程。

一样的车,一样的一支烟后进到胜利里。比昨天自信了很多,甚至偷偷的看路过的人有没有注意我,可是太不巧了,传说中坚韧不拔唯我独尊的胜利哥就这么自然的走进了我的生活,从我身边袅袅的飘过。我的天呐!那份自信!那份从容!那份淳朴!那份超凡脱俗!我的心里深藏着一个女人,幸亏没有让她走出来……

前两年在某店买了两件短衫,V型的领口钉了两三个扣子,灯光一晃,给人很宽松休闲的感觉。穿回家被爸爸笑说是意义上的老头衫,就是老头穿的汗衫,“你看看现在的年轻人哪有穿这种衣服的”。我倒是不以为然,天暖和的时候穿着上下班,洗了几水就看不下去了。很不喜欢一件事物只能存在短短几年的感觉。

路痴,走了多少次也不记得路。昨天从循环一坐电梯下到B1食堂,回来就找不到路,好不容易找到电梯,和一对来看望病人的同龄人一起坐到了ICU值班室,一起找大夫问的路,然后一起无头苍蝇似的乱撞。端着三线馄饨走到循环三走廊时,还被那个鸡婆的大叔调侃:“跑哪去了?你爸都快饿死了。”

今天还想找那家店来着,走到印象里的位置,一眼看好挂在外面的半袖牛仔,老板娘说到“西服”这俩字的时候,我愣了半天。进了换衣间,脱去半大衣换上,又冒汗了,同事间互嘲的“肾虚”、“撸啊撸”、“建国男科”什么的都冒出来了,更热了,好在那个时候几乎都没有针对我的,因为单身的大龄青年本来就屈指可数。

先入为主,越来越不看好这件衣服的样式和颜色,还是要了件稍大点的,过两天就可以穿了。又要了两件白色Tshirt,拿一件试试,满身的汗实在太囧了,就说我不脱了,穿着走。老板娘非常执意的把领子上的标签从我身后剪了下来,更囧了,裤子以后再说吧!

乱撞着走出胜利,念头是尽快找个方便抽烟的位置,过去的很多很多年,我都害怕脑袋会突然的放松下来,然后像现在这样,除了满是景深的眼睛怔怔的看着路面,身体的一切都不在这个世界里。心里的女人适时的走出来,站在一个颇显亲切的位置,就贴着耳朵轻声的闲谈一样:“这个城市一切都那么新鲜,垃圾箱有了烟蒂口,人们有序的排着队,走着人行横道,可是只要你看得稍微远点,又会因为这和我们一起慢慢变老变旧的城市伤感。”

那么多年了,再怔一会就20年了,如果我总是这样的出来走走,也许会误以为某一个带着淡淡体香的女人就是刚从我心里走出来的那个谁,跟着她回家了吧。如果是那样,我能不能说出虚情假意的赞美,我能不能赶走赖在心里的另一个人。

恍恍惚惚的走回了胜利,忘了进来要干什么,站在楼梯口想了半天,哦,我要走通道过马路。一看时间还早,再看看有没有白色的牛仔裤来搭配这件不很喜欢的“西服”,真就在一个店里看见了白裤子。问了句有没有白色牛仔裤,店员说只有女版。仔细看了看,这店员很脸熟,随口问了句“我是不是来过了?” 店员的表情很复杂的说了句“当然来过”,突然发现,我一小时内来过三遍了。笑死我了,今天的笑容已经不止是昨天的动一动嘴角,出门一转再次遇见了胜利哥,这次真的合不拢嘴了。你真的会突然的出现啊……

出门前在BBS上发的回复,刚点了“回帖”就有点后悔了。每一件事情都想对别人彻底解释清楚,冗长繁杂,一定很奇怪,哎不管了,爱咋咋地。乐在其中时,很讨厌这突如其来的,青春末年应该有的沉稳,其实就是理智了点。我怀疑这胜利哥一直在胜利里面反反复复的走来走去,会不会是有商业目的的炒作。如果这么做能让我和你走得近一点,我也很愿意。

小睾丸症的病症主要有那些
昆明好的专治癫痫病研究院
昆明哪个医院治癫痫病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欧冠 微店开通流程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