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大雪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9:32:3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我总以为一个人命运的或好或坏,一个人一生的或喜或悲,总有着深层的社会根源,不是他自己想做个好人,或想做个坏人,只是社会的动因,让他不得不走向一个的结果。  李满仓是在麦收开始后的第二天中午来我家的,那个时节,乡村的田野里一片金黄,一片片熟透了的麦田,在一阵阵的轻风中掀起一层层麦浪,村民们也都满脸喜悦地在麦田里挥汗如雨。而且,他来的时候天气又出奇地好,六月的骄阳明晃晃地照着,一望无际的天空仿佛是一块刚洗过的蓝布,没有一丝丝的云彩。  那天是周末,没有课,懒洋洋地睡了一场午觉后,我就百无聊赖地依靠在床头,抽起烟来。烟一明一暗地燃着,我那空洞般的脑袋便有一打没一打地想起了我那逐渐流失的学生,张华、李志强…,这学期又有两个学生退学了,我心中总是不明白,为什么我的学生就像村前的那条小河,一年年地,不知不觉中变混了,没有了鱼虾,连水也没有了,变成了一条干涸的河…。  李满仓是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敲响我家门的。那时,他在门外轻敲门环,高声喊着:刘老师在家吗?刘老师在家吗?他的的声音我很熟,听到后,我就连忙起身把他请进屋内,同时一股干热的空气也被让了进来。  似乎他路上走的很急,一件深灰色粗布春衫已经湿透整个后背,并且脸上的汗水还在不住地往下淌。我给他搬了把椅子,又点上一支烟递了过去,他微笑着接过烟说了声“谢谢”,再慑懦地把椅子挪到了门口,弹弹灰尘坐下,然后就只是低下头两眼看着脚尖的地默不作声了。  看着坐在阳光里的他,我知道他肯定是有什么事要求我,而且这件事又一定让他难以启齿。我俩一起从小学读到中学,从小长到大,多年来我一直知道他是一个老实本份,甚至有点懦弱、迂腐的人,快四十年了,他这种秉性竟也从未改变过,对于求人之事,不到万不得已他是断难开口的。看他木然地坐着,我想我也不用过多地盘问,就静静地看着他一口口地抽着烟。那飘渺的青烟在他面前,浓了又淡了,来了又散去,待他抽完一支烟后,我才问道找我有什么事。  他依然低着头,吭哧吭哧憋红了脸,似乎费了很大的劲才说:“我想出去打工。”  打工?在这个麦收的繁忙季节,我的确有点困惑,连忙问:“为什么?”  “没了地,闲着也是闲着。再说看着别人忙着收割、忙着播种怪心酸的,不如出去打工挣点钱。”他喃喃地说,似乎很无奈。  经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春末的时候县里下文,说要引进外资,在他们村里搞开发,建一个高尔夫球场,于是把他们村的土地全部征用了。结果刚刚开始抽穗的麦苗就生硬硬地让推土机给铲平了,现在在别处一派麦浪滚滚的时候,他们村的那块地却野草丛生。于是我略带不安地就问:“补偿金给你们了吗?”  “给了,一共11200元。”他说。  “11200元钱?”我有点吃惊,这与我的想象有很大距,于是我继续问道:“怎么会这么少?够你们一家人花的吗?”  “唉,不够也没办法。人家说这是以租代征,共征30年,每亩地每年给1000元的征地费,我们村人均2.8亩地,我家四口人共11.2亩地,这样就给了11200元。”  “那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以及青苗补偿费呢?”  “其它什么也没有了,说地是租的,不存在安置问题,所以总共就这么些。”  “那就没人管管这事?”  “谁去管,我们村的村民集体到县政府反应都没人管。后街的老王他儿见过市面,大学毕业后在上海工作,‘五.一’节回家,看他爹娘受苦,就把这事在什么网上公布了,结果没几天就让县公安局的从上海抓回来关了七天,说是一个什么‘诽谤’罪。”  我忽然想起了前一阵在网上盛传的“上海青年发贴举报家乡非法征地遭跨省追捕”的报道,好象是这个当事人后来也后悔管这“闲事”,说以后再也不“愤青”了。于是,我沉默了一会说:“那这点钱够你老少三代四口人用吗?”  李满仓叹了口气,幽幽地说:“怎么能够用的呢?我母亲身体一直不好,常年吃药,孩子上学又在长身体的时候,哪一样不花钱。家里原来有几亩地,好孬地一年四季吃喝不用愁,可现在地没有了,恐怕吃饭都是个问题,所以我寻思着出去打打工,挣几个钱。”  我听着,想想也是,但却不太清楚他为何来找我,于是又问道:“那我能帮你什么忙?”  这时,眼见着他又恢复了先前的窘态,涨着通红的脸,吃吃地说:“我想把小顺子放在你这里,你帮我带带。”  小顺子是他的儿子。我是见过的,在我们学校念初一,大大的眼睛,很懂事,学习不错,只子身子单薄了点,不像要发育的少年。于是,我毫不犹豫地说:“这事没问题,只要你放心,放在我这里就行。”  他如释重负,很是感激地看了我一眼,低头继续说:“孩子是个好苗,我不想耽误他,他能考上县里的这所重点中学不容易,将来兴许能有点出息。可我这一走,媳妇要留在家里照顾我娘,顺子就顾不上了。…原来他每周回家带些咸菜、干粮吃一个星期,孩子难,我是知道的,可也没办法。…我走以后他就更难了,所以我想以后就让他住在你这里,我每月给你交生活费…。”  他一句一句地说的很艰难,我听得也满心的酸楚,想象着一个少年日头下背着干粮匆忙赶路的身影,就连忙打断他说:“那你放心去吧,钱不钱的,咱俩二十多年的交情了,说钱就见外了,就当我认了个干儿子,再说我家少华也正好有个伴,等有机会我把他俩调到一个班里,让少华好好地向小顺子学学。”  “那不行,钱我一定是要给的。”听我这么一说,他这会脸涨的更红了,急急地说,“钱我是一定要给,多了我也拿不出来,原来我们家小顺子一个星期的伙食费大约80块钱,你们县城生活好,现在到你家吃,我每星期给你交120块钱。”  我知道以他的秉性,现在拒绝要他的钱,他一定会着急的,甚至会不让小顺子来,再说,我把这钱用在小顺子身上还不一样,所以我也就不再拒绝他。可想到他这样一个老实的人外出打工就有点不放心,便又问道:“你准备到哪里去打工?”  “我想去省城看看,那里机会多些?”他有些迷惘。  “那你去干些什么呢?”我更是不解。  “我能干什么!我一个种庄稼的,没什么知识,也没什么手艺,只能靠下力气挣点钱,至于干什么到时候再说,再怎么说也不会饿死吧!”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仿佛他这次不是出去打工挣钱,倒有点像“闯关东”,前途未仆,生死未知了。于是,我的心也跟着沉了下来,点起一支烟慢慢地沉思起来,希望找个什么人,能帮他点什么,可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有什么可以帮他的关系。虽说我是一个县城重点中学的老师,自感受人尊重,可放到社会真也白痴,什么关系学也不会。学生倒是一茬茬地走,可毕业后还有几个记挂着老师的。事到这时,我才真切地感到了自己的无能,于是我只好说些貌似关心却实则无关痛痒的话:“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其实他根本没想让我找什么有用的关系来帮他,见我已经答应他的的请求已是满心的欢喜,见我问就说:“赶早吧。明天我把小顺了带来见你,后天就走。”  “急什么?再歇两天呗。”我说。  “不歇了,该安排的都安排了,再歇着就误了时间了,其实闲着更难受,不如出去干些活。”  他这么说我是信的,在农民心中土地是神圣的,看着田地荒着心里其实更虚,于是,我也不再劝慰,默默地继续抽着烟。    李满仓在省城一个建筑工地打工,这是小顺子告诉我的。至于他是一进城就到了建筑工地打工,还是经过几番波折,尝试了几项工作以后,再到这个工地打工的,我是不知道的。在我想象中,初到省城的他,当扛着行李走出火车站时,心中一定很茫然,熙熙攘攘的人群也一定是会像汹涌的洪水一下子把他淹没的。不过还好,他去的时候应该正赶上民工返乡过麦,他的工作应该好找。至于他干的是否舒心,小顺子没有跟我说,这孩子似乎心思很重,很少开口说话,除了学习,就是默默地小心翼翼做事,他有点太懂事了,没有点孩子应有的天真。但我想李满仓应该达到了他进城的初衷了,因为,小顺子每月都会把钱交到我手里,而且很准时。这样一晃就是二个月。可事情总是有着不可预测、判断性,它也往往超出我了的想象。在学校放暑假的前一天,我见到了满仓的媳妇,从他媳妇那里我知道了事情的全过程。  那天,当李满仓走出车站时,确实被汹涌的人潮所淹没,而且他也确实茫然地扛着行李不知所措。明晃晃的日头晒的他有点发晕,繁华拥挤的街头也与他的想象有点差距,他飘在这拥挤的人海中,如一叶小舟找不到方向,他觉得他应该先找个便宜的旅馆住下来,站前也确实有不少招揽顾客的旅店服务员,她们热情有加地纠缠着每一个貌似住店的行人,当李满仓扛着行李刚走过来时,一位中年妇女就很热情地走向前,拦住他问要不要住店,李满仓当然知道她们不是好惹的,但心中仍不免有点企盼,希望能找到一个合适的旅店,嘴上就顺口问了一句,多钱一位。  那妇女自然是喜不自禁,说40元一位,能洗澡。  李满仓盘算着自己的钱财,说太贵了,我不住。然后抬脚就走。  那妇女哪肯放过,紧跟不放,说有便宜的,30元一位,怎么样。李满腔仓继续走,25元,行吗?李满仓依然前行,说我不住。那妇女仍不依不饶上前拉住他满仓的行李说,20元一位,再不能便宜了,包你满意。李满仓站住了脚问,远吗。那妇女看生意基本敲定,说不远,你在前面路口等我,我一会带你去。李满仓抬眼朝前面那个路口望去,见那个路口正停着几辆电动三轮车,还有几个健硕的男子在树荫下聊天,心中就略有点不安。那妇女似乎看透了他满仓的心思,说都是自己人,我领你过去,然后拖着李满仓的行李就走,李满仓急走两步,抢过行李说,还是我来吧。  来到路口,已有一个跟李满仓一般模样的农民蹲在一辆电动三轮车前,他身边还放着一堆行李。李满仓断定那人一定跟自己一样也是要住旅店的,心里也就明白,那妇女也一定是要等人凑够一辆车后,才把他们送到旅店的。他这样想的时候,心中暗暗犯嘀咕,后悔刚才应了这妇女要住这个店,但既然应了,就没有返悔的理由,于是他扛着行李独自一个到一棵树下乘凉。  事情的发生就是在李满仓心情越来越糟糕,越来越后悔答应住这家旅店的时候。因为那时日头已转到了后半晌,他已等了近两个小时,可还没见那妇女凑够人数。他烦燥地在树下来来回回地走动,就在这时,一个衣着考究的中年男子从他身边匆匆走过,而且边走还边从衣兜里掏出手机打电话,但就在他掏出手机的一瞬间,一个纸包掉了出来,方方正正地躺在李满仓的脚下,李满仓看了一眼,没太在意,随口喊了一声,同志,掉东西了。那人好象并没有听见,打着电话,匆匆地就拐进了一条街道。李满仓觉得那包东西很刺眼,弯腰想捡起来,但突然一个青年人快速地从他的身后跑了过去,把那包东西捡了起来。这青年当着李满仓的面把纸包打开,顿时一打整整齐齐的百元大钞呈现在李满仓的眼前,把李满仓看得两眼发直,心口一阵紧张。这青年四下看看,来到李满仓的面前,对他说,别吱声,咱俩把它分了,你一半,我一半。然后,他就一张张地数起来。崭新崭新的钞票,正好一百张。青年人点出五十张给了李满仓,说这些给你,快收起来。然后转身就走了。  李满仓拿着这五十张花花绿绿的百元大钞,感觉仿佛像在做梦,紧张又兴奋,不知如何是好,心想不会是进城的天就发财了吧!但就在这时,先前的那个中年人突然急匆匆地回来找钱了。他看见李满仓手中的钱,一把夺了过去,并大喊道,这钱是我的,你偷我的钱。  李满仓惊慌失措,语无伦次,他说,钱是我捡的,你刚才掉的时候喊你呢!  那男子不依不饶,说,你捡的,谁看见了,我点点。  ……  怎么少了。  李满仓满头大汗,说,我和一个青年人一起捡的,他拿走了一半。  他拿走了一半,谁信你的。我翻翻看你身上还有我的钱吗。那男子说着伸出手来就要翻李满仓的衣服。  李满仓着急地捂住自己的胸口说,你的钱我已经给你了,我身上的钱是我自己的。  男子甩动着手中钱说,是你的,那拿出来给我看看。我的钱是刚从银行取的,编号都连着的,要是你的我还给你。  李满仓很犹豫,说,你说的是真的。  男子就说,那当然。  于是,李满仓小心翼翼地从胸前掏出一个用手绢包裹的一包东西,哆哆嗦嗦地递过去,说,这是我的一千块钱,你看看,别的我就没有了。  那男子接了过来,轻轻打开,一小打已磨损了的百元钞票叠得整整齐齐,男子拿着钞票,一张张仔仔细细地看着,嘴里还念着钞票上的号码,一直到他把每一张钞票都看完,然后,用手绢又重新包裹好,递给李满仓说,你说的不错,这确实是你的钱,还给你。…你说的那个年青人往哪里走了,告诉我,我去追他。  李满仓如释重负,一把接过包裹,指着那年青人走的方向说,就往那边去了,你快点追,或许能追上。   共 28655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精索静脉曲张的表现是什么
昆明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昆明市治癫痫去哪家医院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德宏有哪些中医免疫内科医院 德宏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常德妇科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德宏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常德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常德口腔粘膜科医院哪家好 怒江有哪些男科医院 怒江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怒江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怒江有哪些普通内科医院 常德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怒江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怒江有哪些小儿外科医院 张家界心血管医院哪家好 怒江有哪些计划生育科医院 张家界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张家界功能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郴州有哪些器官移植医院 文昌有哪些小儿呼吸科医院 文昌有哪些小儿消化科医院 昆玉有哪些眼整形医院 榆林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苏州有哪些二丙医院 南通有哪些二丙医院 萍乡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萍乡小儿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大同有哪些妇产科医院 淮安有哪些一甲医院 大同有哪些皮肤性病医院 大同有哪些传染病科医院 扬州有哪些一级医院 萍乡颌面外科医院哪家好 鄂州有哪些三丙医院 新余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长治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晋城有哪些其他内科医院 南充有哪些一甲医院 秦皇岛有哪些二丙医院 乌兰察布有哪些三丙医院 锡林郭勒盟有哪些其他医院 阿拉善盟有哪些二级医院 泉州有哪些一丙医院 漳州有哪些一级医院 阳泉有哪些三级医院 运城有哪些三甲医院 西安有哪些一甲医院 桂林有哪些三乙医院 百色有哪些三丙医院 百色有哪些二甲医院 贺州有哪些一甲医院 海南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韶关医学影像科医院哪家好 深圳肿瘤内科医院哪家好 深圳产科医院哪家好 佛山医学影像学医院哪家好 佛山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佛山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江门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湛江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湛江中医免疫内科医院哪家好 中山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潮州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潮州口腔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揭阳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云浮儿科医院哪家好 连云港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连云港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连云港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连云港肝炎医院哪家好 湖州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仙桃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潜江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潜江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潜江中医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潜江心理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神农架其他内科医院哪家好 神农架高压氧科医院哪家好 潮州中医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揭阳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