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技

英雄的黎明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7:30:5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传说,在远古时代,风国、雪国和月国三分大陆。风国在南方,以海岛为主,常年气候潮湿。雪国在北方,常年冰封三尺,月国在中部,是一个广阔的平原地带,那里风景优美,物产丰富。  相传,月国的老国王病逝后,由老国王的儿子继承了王位。由于新国王软弱无能,胆小怕事,因此风国和雪国,都想攻打月国,都想趁此机会将月国占为己有。  在离月国遥远的一个深山里,有一位智勇双全的老者,号称清风老人,他年逾半百,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擅长岐黄之术,归隐至此已达二十年。他身边有一男一女两个徒弟,都是归隐时带来的。他的男徒弟叫龙霄是师兄,他的女徒弟叫苏荷是师妹。  龙霄和师妹苏荷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彼此,于是他们便由师傅作主,订了婚。在他们订婚后不久,他们的师傅突然找到他们。师傅说他推算出近日月国面临战乱,有灭国之象,天下将从此大乱。他命龙霄明日启程下山,去征讨天下,力创太平盛世。让世界和平。  第二天一大早,苏荷送师兄下山。在山腰处,他们每天幽会的地方,她用幽怨的眼神看着龙霄,流着眼泪依依不舍地说:“师兄,不要走可以吗?”  龙霄无可奈何地说:“我有使命在身,必须征讨天下。”  苏荷流着泪,用深情的目光注视着龙霄:“师兄,我在这里等你,就算你不回来,我也会一直在这里等你,就算等到老,等到死,我也会一直等下去。”直到龙霄的身影远去,她依然在站在山腰的树下大喊着:“我会一直等你回来的……”  从此苏荷每天都守候在山腰的这棵树下。流着泪,等待着龙霄的归来。  苏荷一直苦苦地等候着龙霄,可是龙霄却一直没有回来,但她并没有因此失去希望,她继续每天都在山腰的那棵树下等待着龙霄,直到耗尽了她的一滴眼泪,倒在了那棵树下。她的眼泪化成了绵绵不绝的白色烟雾,身子化成了一座巨大的石洞,她的心,封锁在洞底,被龙霄亲手给他编制的花环覆盖着。从此那个山腰,变成了一座独立的,被白色烟雾缭绕的神秘之山云雾山。那个巨大的洞顶隐隐约约地在白雾之颠显露了出来。仿佛是一位深情等待丈夫归家的妻子,伸长了脖子,遥望着远方。  龙霄经过数年的征战,终于实现了他的理想,结束了纷繁战乱的局面。平定了三国,他因此被推举为三国之主,做了皇帝。号称元帝,国号龙月国。  岁月经过数年的洗礼,沉默了数年的那座石洞,在一个心怀大爱之人的闯入下,被唤醒了。  二十年后  嗒嗒嗒嗒的马蹄声由远而近,震耳欲聋的喊杀声此起彼伏。  “拦住他,别让他跑了……”一匹高大的红鬃烈马,驮着一位身着白袍手拿长剑,威风凛凛的男子向着山门口狂奔,他的身后,一群手持长剑,穿着侍卫服饰的男子对他穷追不舍,连追还对着守门的同僚们呼叫着。  此人名叫客廉,他细长的脸上剑眉星目,挺直的鼻梁加上略薄的嘴唇,显得他刚毅中英气十足。他能文能武,擅长兵法布阵。他领师命,前来给黑旗山庄庄主送信,哪知,黑旗山庄庄主顾越想起兵谋反,自立为王,他听闻客廉能文能武,擅长兵法布阵后,便邀请客廉为军师。客廉是位正义之士,他深知,现在的龙月国,在元帝的治理下,天下太平,人民安居乐业,是个太平盛世。若是被这群宵小搅乱,助其成事的话,必定祸国殃民,民不聊生,于是他一口拒绝了。  岂知,顾越是个穷凶极恶,心胸狭隘之人。当他无法将客廉收为己用之时,为了不让他有机会投靠自己未来的敌人,便下了诛杀令,务必要砍下客廉的人头,才肯罢休。  云雾山附近,蜿蜒的山路上,走过来一位年约18岁的女子,她乌黑的长发及腰,她的头上没有任何头饰,如瀑的长发仅用一根白色锦带束起。她双瞳剪水,眉目如画,唇不点而赤,肤色白腻,如玉一般光润。一身白衣飘飘,清丽脱俗如仙女下凡一般。她叫龙羽儿,是元帝的女儿。十三年前,元帝将天资聪颖,一生下来就身负异能的她送到自己的师傅身边,让她跟着自己的师傅习文学武,当年她五岁。如今,她学成出师,正准备回宫与父皇母后团聚。  她一路轻步慢移,欣赏着周遭的风景。当她走至云雾山脚下时,只觉得眼前的山给人一种无限的神秘之感,她不由地驻足观赏。只见山脚下遍布奇花异草,之所以说是奇花异草,是因为那些本该在不同季节开放的花儿,同时盛开着。参差不齐的大树翠绿挺拔,云雾缭绕的山尖,似一位深情等待丈夫归家的妻子,伸长了脖子,遥望着远方。  龙羽儿看到这谜一样的美景,雀跃不已。她情不自禁地走进了云雾山,并不知不觉地走进了云雾山洞,完全没有看到山洞口竖立的一个警告石碑。她来到此处十三年,居然都不知道有这么个美丽的地方。那是因为她这十三年里都是在跟着师公在学功夫,根本就没有下过山。  她是当朝公主,也是元帝的后代,本来她要回宫,按礼是要宫中提前派人马来接她的,可是今日,在她下山之前,清风老人给她卜了一卦,说是她此行有惊无险,会在途中遇到命中之人,还会因她而解开前世今生的恩怨情仇,给龙月国带来更大的福祉,因此,清风老人便命她立即出师下山回宫。  当龙羽儿进入山洞的时候,一阵幽香飘来,霎时,她像得了魔怔一样地向着山洞的深处走去。途中,她推开一道石门,石洞内的石壁上,隔一步便镶嵌着一颗鹅蛋大小的夜明珠,将石洞照得亮如白昼。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幅壁画,她首先看向幅壁画,是一位老人带着俩孩童站在一座山脚下。她又看向第二幅,是一少年少女在跟着老人学功夫。第三幅,是少年与少女相互凝视。第四幅,是少年为少女带上一个美丽的花环。第五幅,是少女靠在少年怀里站在一棵树下。第六幅,是少女少年站在屋内聆听师傅训导。第七幅,是少女含泪目送少年离去。第八幅,是一红颜白发女子孤零零地站在风中遥望着远方。她看着每一幅图画,都像是看到真人在眼前一样,这几幅画连在一起,就好似一个感人的故事。她看着一幅画,心里突然感到一阵心疼,仿佛那位可怜的女子就在她的眼前,向她诉说着心里的悲苦。  她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山洞的尽头,一束光线从洞顶直射而下,在洞底的正中间形成了一个光圈。因为这束光线,使洞底显得更加明亮。她定睛一看,在那光圈的正中间,有一个美丽的花环。她心里想着,这不就是壁画中的花环吗?她好奇地将花环拿起,仔细地端详起来:“呵呵,好美啊……”她情不自禁地自言自语着,并将花环戴在了自己的头上。  就在这时,一道无奈的女声响起:“小姑娘,你闯大祸了你知道吗?”  龙羽儿被这突然发出的声音惊得愣在了那里,嘴角的笑意还没来得及散去。她四处看了看,没有看到任何人影,她的心里不由一阵发毛。她稍作镇定后,声音颤抖地问:“你是谁呀?你在哪里?”  那个女声再次响起:“不要问我是谁,你可知你闯了大祸了?”  龙羽儿疑惑地说:“闯祸?我什么时候闯祸了呀?我怎么不知道呢……”  那个女声说:“你把我的花环拿起,就是将我藏在花环下多年的幽怨之心放出,当年我是很不容易才将满腔的怨气埋藏在此,今日被你放出,你可知道将会造成什么无法想象的后果?”说完之后重重地叹了声气。  龙羽儿惊讶地说:“啊……这,这可如何是好呀?那,那我再把花环放回去好了。”说完,连忙把花环从头上取下,放回到了原位。  那女声说:“没用的,你已经把我的心放出,你必须要为你的所做所为负责到底。”  龙羽儿无奈地说:“负责?我要负什么责呀?”  那女声幽幽地问:“告诉我,你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龙羽儿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女孩子,可以说她对外界的感知就是一张白纸。心无城府的她老实地回答:“我叫龙羽儿,我是龙月国的公主,我从山上来,要回皇宫去。”  那女的听了龙羽儿的话后,激动地问:“那龙月国的国主可是叫龙霄?”  龙羽儿吃惊地说:“你怎知我父皇的名讳?”  那女的听了龙羽儿的话后,疯了般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一个负心汉,枉我在此等你多年,没想到你真的为了权力,为了荣华富贵将我抛弃……”她尘封多年的心,再次隐隐作痛。顷刻,洞里烟雾徐徐飘起,这些烟就是她的眼泪啊!她自言自语着:“我在这里等了你二十年,你始终没有回来,我伤心绝望化为云雾山,依然苦苦地等着你,这一等又是二十年,整整四十年,师兄啊,你这个负心汉,我整整等了你四十年啊,你怎可如此负我……”她悲痛欲绝地哭了起来:“这二十年里,我杀了无数误入此山的人,只因他们都说你跟前任国王的女儿成了亲,只因他们都说你因此当了皇帝,我宁愿你还在苦苦征战,也不愿相信你是一个负心汉,原来这一切都是我在痴心妄想,原来我苦苦等待的就是这样的一个负心汉,啊……哈哈哈哈哈……”此时的山洞已经烟雾弥漫,龙羽儿已经分不清方向,看不见任何东西了。  云雾山脚下,客廉被顾越的手下围攻着。他是一个博大胸怀之人,从不随意杀生,就连此刻,他被对方围攻至此,他也始终没有让他的剑出鞘,只是一味地躲避,多也只是将对方打成轻伤。  可是,他不伤别人,不代表别人也不伤他。此时,他已身负数剑,伤口不断涌出的血,已经染红了他的白袍。  ,他实在感觉精疲力尽了。他拼尽一道内力,冲出了对方的包围,在穷途末路之时,他闯进了云雾山,躲进了云雾山洞。  追兵跟着想要继续追杀他,却在看到云雾山洞口石碑上的字时,驻足不前,畏畏缩缩起来。  他们的头领狼狈地从地上爬起,看他们都不再乘胜追击,凶道:“都他娘的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追上去,将他给老子拿下。”  听了他的话,那些人都低着头,退至两边,仍然没有任何行动。他很奇怪这帮平日对他唯命是从的手下,为何此时都不再听命于他了。他正要发火,便看到了眼前石碑,随后哈哈哈哈地大笑了起来:“客廉呀客廉,你还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入。”随后,他又对着他的手下们说:“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云雾山,据说这凡是进入云雾山的人,都是有去无回的,这下他客廉真是必死无疑了。兄弟们,为了保险起见,我们就在此守候一日,若是天黑他还没有出来,那就一定是已经死了,就算他不被妖怪吃掉,也定会因为重伤不治而亡。”  他的一干手下,齐声领命:“是……”随后,便将洞口包围起来,原地打坐休息。  客廉慌不择路地闯入云雾山的山洞后,在烟雾弥漫的情况下,他看不清任何东西,只是一个劲儿地往里面蹒跚而去。在确定追兵没有进来之后,他终于精疲力竭地虚脱倒地。  龙羽儿听到由远而近的脚步声和随后的倒地声后,本就莫名其妙的她更是莫名地问道:“谁?你是谁?你在哪儿?”她见没有回答,便伸出双手,没有目标地探索着。她刚走了两步,便被绊倒在地。  龙羽儿感觉自己压在什么东西上面,有些软又有些硌。她伸手摸索着,一下摸到了肉乎乎的身体,她吓得赶紧爬起,就在她刚爬起来时,一支手拉住了她的手,一个男声断断续续地道:“救……救……救我……”说完便松开了拉着她的手。  就在龙羽儿不知所措的时候,山洞的烟慢慢地消散着,原来是石壁上的那些幅画将烟雾吸了进去。  待烟雾渐渐散尽,龙羽儿这才看清眼前是位年轻男子,他的白袍已经被染的红一块儿白一块儿。看着他奄奄一息的样子,龙羽儿不加思索地将他扶起坐好,并坐在他身后。她双手同时从丹田之处缓缓运气而上,当运气到适当程度的时候,双掌同时击出,推在男子的后背上。  片刻时间后,男子的脸上汗如雨下,当一股轻烟从他的头顶冒出后,他睁开了双眼。他知道这是有人在为他运功疗伤,便再次合上双眼,双手于丹田之间来回运着气。当他的双手落下时,龙羽儿也已将他的伤口治愈,并收回了双手。  龙羽儿从地上站起,关心地问着眼前的男子:“喂,你感觉怎么样了?”  男子从地上站起,双手在身上摸了一遍,发现身上的伤口都已经奇迹地愈合,并且感觉全身无比舒爽。他感到惊讶之下又异常兴奋:“在下客廉,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龙羽儿没有在意他感谢的话语,只是反复地念着他的名字:“可怜,可怜,好奇怪的名字哦,不过你还真是好可怜哦,瞧你都被打成什么样了……”  客廉纠正道:“姑娘,我不是叫可怜,我是叫客廉,客人的客,廉洁的廉。”  龙羽儿一听,不好意思地说:“嘿嘿……管你什么客什么廉,反正你真的很可怜嘛。”  这时,那个奇怪的女声又响起:“你到底是谁?你又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客廉疑惑地四处张望,却不见第三者,只听见声音,他好奇地问龙羽儿:“姑娘,请问这是怎么回事儿?这是谁在说话?”  这时,他们的眼前,烟雾聚拢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女人的人型,她飘荡着说:“是我在说话,我是云雾山的主人,我叫苏荷。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共 10868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造成前列腺钙化产生的原因是那些
黑龙江好的医院治疗男科
云南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中甲 微店后台管理平台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