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技

竹韵小说毁灭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8:10:0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在被字母夺魂钉刺穿的刹那,苏小小的目光始终盯着眼前的男人。  “为什么?”  项临春别过眼眸不去看她,冷峻的面容上看不出丝毫的感情波动。  二十载夫妻缘尽,没想到却落得如此下场。  苏小小笑得凄绝,毒素在她体内迅速蔓延,只瞬间,便僵硬成一座雕像,半跪在自己的丈夫面前,了无声息。  项临春强迫自己不去看眼前这一幕,他只是疲惫的摆了摆手,“我们回去吧。”  有几分柔美的杜晴天在路过苏小小的尸体时,眼中射出恶毒而又快意的光芒。  终是结束了,那个占据了这个男人整个心神的女子终是死在了他的手下。  (二)  仿佛一缕混沌的游魂,苏小小在天地间游荡。不知过了多少时节,她的灵魂寄生在一个刚刚咽气的女人身上。  睁开眼,隔世为人的感觉让她不知所措。然而,有些东西,忘不掉,便不会解脱。  死去的女子名叫月沐华,阴寒体质,极易招魂纳魄,因缘巧合之下被苏小小附体。月家是江南大家,而月沐华,赫然便是月氏的嫡亲孙女。  苏小小看着镜中那陌生的容颜,心中是一片失落。本该有恨,然而,手无缚鸡之力的她,又如何是项临春的对手?  老天仿佛听到了她的呼唤,三年一届的选秀大典在即,而这成了苏小小返回京师的方式。  月氏一族出过不少皇妃,尤其当今的皇后,算起来是月沐华的姑姑。因着无法诞下龙嗣,急欲求得娘家人的援助。是以此次选秀大典如果月沐华进宫,便可成为巩固月氏势力的一大助力。  苏小小任凭家人费尽心机,她只是冷眼旁观。只要能够借助月氏之力铲除项临春,牺牲自己的幸福又何妨?  一袭白纱逶迤垂地,满头乌发轻挽,在月皇后的刻意安排之下,美得不食人间烟火的苏小小见到了传说中的帝王。  逍遥侯府的后花园里,年轻的帝王在星子满天的湖边等待迟来的主人。清冷的月光下,湖水传出轻微的拍打声。龙翰帝一低头,便看到一袭美人鱼般的苏小小凫出水面。当惊慌的眼神撞向龙翰帝那似笑非笑的眼眸,苏小小竟有刹那的寒意。  龙翰帝那有力的手指钳住苏小小的下巴,漆黑如点墨的双眸看不出喜怒。他只是任手指滑下那潜在水中的身体,声音似是带着几分戏谑,“月下观美人,美不胜收。皇后好思量,倘若孤不收下你,倒是说不过去了。”  苏小小的心一点点沉下去,这个帝王,太过深沉,借助他的力量,究竟是对,还是错?  (三)  月氏沐华,贤良温恭,赐号华妃,入住毓景宫。  那一身七彩琉璃裳,衬着新人那娇媚的容颜,端正雍容,羡煞了多少嫔妃。  龙翰帝拥着那不赢一握的纤腰,夜夜歌舞,赏赐不断,只为看华妃一笑。  有人说,华妃红颜祸水,祸国殃民;有人说,华妃一笑倾城,纵是倾国亦无悔。  苏小小嘲讽的勾起嘴角,她只是一个小女子,只因龙翰帝的玩笑被推到风口浪尖。即便没有被后宫的妃子拆吃入腹,也要遗臭万年了。  不过,这个华丽的金丝笼,她不稀罕。所以,龙翰帝,你所做的一切,在我眼中也不过是一个上蹿下跳的小丑罢了。  沐浴香汤,苏小小慵懒地听着暗卫的禀报。项临春的一切都被她牢牢掌控,她要这个冷情的男人生死不如。  (四)  项临春嗜酒,尤其在正妻死后更是放浪形骸。这一切落在杜晴天的眼里,只是暗恨不已。  身为江湖剑的他年轻时颇有几分风流倜傥。正因如此,才被一代才女苏小小选中,不嫌弃他草莽出身,只愿伴君走天涯。  然而,当御剑山庄开始执武林之牛耳时,他们的感情,竟在纷繁复杂中渐行渐远。  项临春灌了口酒,眼前是苏小小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他的大脑开始不清楚,究竟是何时,一向爱笑的小小每日以泪洗面?  对了!是在杜晴天过门之后!  他次发现,自己曾深深喜欢的女子竟是如此小家子气,为了一个侍妾便要死要活,哪有一点御剑山庄当家主母的风范?  然而,此刻,他内心是满满的钝痛。只是捕风捉影的知道苏小小跟自己的弟弟有染,他便痛下杀手么?  不,他没做错。自己的女人,决不能被别人沾染,哪怕是空穴来风也不行。  可是,谁来告诉他,他究竟得了什么病?心里仿佛有了个无底洞,填不满,空落落的只觉刺痛。  他的小小,跪在他的面前,石化成一尊雕像,无数个声音在他耳边回响:为什么?  他想,他是真的老了。  (五)  “水纹珍簟思悠悠,千里佳期一夕休。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娟秀的字体正是苏小小引以为豪的苏体。满意的看看墨迹未干的宣纸,苏小小让暗卫将这首诗带给项临春。此时的她站在书房的桌前,不施粉黛,脸上是纯净无暇的笑容。  “织织,去,告诉高总管一声,就说本宫今晚子时请皇上看戏。”苏小小向旁边的宫女吩咐道。  “是,奴婢领旨。”  苏小小支颐着下巴,望向窗外欣欣向荣的美景。眼眸深处,是深深的寒意。  项临春,如果你还有一点情谊,在看到我的字体后,会来的吧!  夜半。  项临春悄无声息的随着暗卫来到传说中的毓景宫,旧地重游,心中顿时五味杂陈。  他与苏小小年少情浓之时,曾凭着自身过高的武艺,带着苏小小夜探皇宫,坐在金銮殿的房顶看星星,一切都仿似昨日,然而却已物是人非。  明明知道苏小小已死,然而在看到那熟悉的字体时,他还是忍不住的偷偷潜入进来。  轻纱垂地,摇曳的烛火明灭不定。没有一个宫女侍卫,苏小小站在毓景宫中,赤裸的双足踏在冰凉的地板上,没有丝毫犹疑。  轻灵的腰肢,跳着动人的舞步,旋转出瑰丽的风景。项临春一步步靠近,眼前的女子与苏小小重合,仿佛依然是那年雪中梅花树下,跳舞到天明的少女。  苏小小看到项临春那踉跄的步伐,她笑着走向这个爱了二十年的男人,“夫君,好久不见。”  激灵灵一个寒战,项临春眼中多了份警惕,“你究竟是谁?”  女子朝他耳边呵气,“我是谁重要么?重要的是,”她的手指点着项临春的胸膛,“那首诗用的墨汁可是含着春药的哦!”  项临春想要挣扎,却浑身瘫软下去,再也站不起来。  苏小小咯咯笑着,一件件褪去两人的衣衫,眼中却是恨意蔓延,“你不是觉得我脏吗?那就让我们一起毁灭吧!你的家人,你的一切,统统都要毁去!”  惊恐的望着这个近乎癫狂的女人,项临春的手终是抚上了她的容颜,“你是小小,对不对?”  (六)  当龙翰帝赶到毓景宫时,挂着帐幔的宫殿已是一片火海。隐约中,男女的身体紧紧纠缠,仿佛不死不休般,在火海中熊熊燃烧。  跌坐在地的帝王脸色晦暗莫名,却终是在高总管的搀扶下离开了毓景宫。  月下清冷的容颜,如一条美人鱼,深深刻入他的脑海。  他只是害怕她作为月氏族人的阴谋,却不想,终是晚了一步。  失去了她,他依然是那个清冷的帝王。   共 249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疼痛尿不出来咋回事咋办
黑龙江治疗男科的研究院
昆明市治疗癫痫病的公立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