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技

丁香情缘来是你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3:05:5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马云冲近有点烦,因为幸福来得太突然。找到自己的亲身父母,有了孪生兄弟。还收获了属于自己的爱情。   这个事还要从一个月前说起。刚过了春节,马云冲就告别父母,背负着沉重的行囊去省城打工。经过几个小时的换乘,一路辗转,来到省城已经下午了。工地还在北站,去年没完工,工头还压了两千元工资,说好今年完工一并结算。出了长途车站刚好有辆黑出租在爬窝。马云冲赶紧过去,师傅也热情的帮他把行李放后备箱。上车后直接奔北站而去。   春运的人潮塞满城市的大街小巷,霓虹灯和奔走的人一样繁忙。车一路走走停停。打发时间,师傅也和马云冲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开了。   “小伙子,你刚才是去送朋友还是取行李?”师傅反手递给后座的马云冲一支烟。   “刚才?”马云冲一愣,差点把烟掉了。   “对了,你刚才还忘了个手袋。”说着,师傅从驾驶台前递过来一个手袋“好像是书还是资料啥的,你看看。我可没动过。”   马云冲都懵了,刚才?还手袋?   马云冲靠在后靠上,这是一个商场用来装酒的普通手袋。打开竟然是两本建筑工程图集,一本建筑施工规范和几张手绘图纸。还有本新色未褪的二级建造师证。   “马云中?”马云冲差点从座椅上蹦起来。怎么这么像?证件上的照片分明就是自己啊!连名字都奇迹般相似,感觉就像照镜子。   “没少东西吧?”师傅没回头“放心吧,兄弟我虽然开黑车,但是这点素质还是有的。”   “嗯,谢谢啊”马云冲感觉脸有些发烫。有种做贼的感觉。   心很乱,想起儿时村里人曾经闲话过自己的身世,说是父亲当年在邻县抱养的。当年也问过父亲,为啥姐姐们都和父亲姓,我却随母姓。父亲说是老风俗,怕不好养。正神游,车停在工地外。   “小兄弟,你戴上眼镜要帅得多。”师傅一边调侃一边麻利的打开后备箱,帮马云冲取行李。   马云冲付了车钱,谢过师傅。背上行李,提着手袋径直走向工地大门。   “小马师傅,过年都不多耍几天哈。”门卫黄大爷远远看见了马云冲,打开小门。   “大爷你不也一样,比我还早喔。”马云冲进得门来,放下手袋,掏出烟给大爷点上。   “啥一样喔,我没回去。等这里完工再回吧!”大爷憨憨一笑“胖子他们还比你早几天来喔!”   胖子,工头赵胖子。   一排白色的活动板房就是马云冲在这里的家,刚一进门。玩牌的赵胖子就赶紧放下手里的牌。   “兄弟,带好吃的没?”赵胖子接过马云冲的行李。   “好吃的?你看看你胖得跟猪一样,还在找吃的”马云冲打趣道“没有。”   “切,小气鬼。”赵胖子把马云冲的行李丢他的铺上,又自顾自的玩牌去了。   马云冲斜靠在床上,看了看手袋。忍不住再次打开来。本想看看图集,可心情还是在那本建造师证件上。除了皮肤较自己白些就是多了副眼镜。对了,刚才那开车师傅还说过戴上眼镜要帅气些。原来是这样。怎么可以找到这个叫马云中的人呢?一来这些东西毕竟是他的。二来也想知道和自己有没有关联。   接下来的几天都很平静,马云冲得以闲暇就翻看建筑施工规范和图集。这些年在建筑工地上耳濡目染,马云冲也学到不少经验,结合规范和图集,马云冲受益匪浅。可越是如此,马云冲就越是愧疚,毕竟这些书和资料都是属于这个马云中的。他丢了书和证不知道会急成啥样?   一天中午刚吃过饭,工头赵胖子过来告诉马云冲,工程封顶这一层明天的验收好像总公司要来人。恰好赵胖子母亲七十大寿不能在场,叫马云冲负责处理现场。   当天下午马云冲去现场细细检查了施工质量,吩咐工友们对现场安全,场容,质量都做了细致的整改。第二天上午,总公司工程部,质检部,安全部,宣传部都来人了,就连难得一见的公司懂事长范长海也亲临现场。范长海做了个简短的讲话,就戴上安全帽和大家乘施工电梯上顶楼的施工现场。马云冲自是跟在。上得顶楼,范长海主要对主体工程的钢筋绑扎几个细节提出了质疑。工程设计抗八级地震,现浇板的下部筋是否需要打勾;转角处抗震筋铺设是否得当;阳角处板面是否需要加设放射筋。   工程部和质检部的技术员正准备回答。范长海指着马云冲道“小伙子,你是现场施工的,你来给我讲哈看”。接着对几个部门的技术人员道“施工管理,由现场施工人员来解释才有说服力。施工过程中,你们不可能事事亲力亲为,得让工人自己懂得应该怎么做,为啥这么做”。  马云冲走到近前,指着板面跟范长海解释道“范总,你好。根据建筑施工规范要求,在本工程中的楼板下部钢筋采用螺纹钢筋不需打勾处理。若是采用圆钢则需要打勾。至于抗震钢筋则是按图集要求增加处理。阳角处增加放射钢筋主要是针对阳角无柱子的情况,而在本工程中不适用。”  范长海和工程部的都仔细听着马云冲的解释,有理有据。范长海满意的点点头。   “小伙子不错哈”范长海拍拍马云冲的肩头“学土木工程的?”   “不是”马云冲被问得微微脸红“工作经验而已,书上看的。”   接着范长海和工程部针对工程其它问题又提了不少质疑,马云冲都有条不紊的一一作答。   “就到这里吧,去你的宿舍看看吧。”范长海对马云冲示意。   下得楼来,马云冲领着范长海来到白色的活动板房里。几个工友见董事长来到工棚都甚是惊讶。范长海到也随意,坐在马云冲的板床上和工友们闲聊。问问工作辛不辛苦,食堂的饭菜还习不习惯。闲暇时间都怎么打发时间。工资发放有没有拖欠。   工友们才知道原来懂事长初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建筑工人,一步一步打拼到今天。都很是佩服。宣传部的也不失时机的抓拍些照片,准备为企业作宣传。   范长海随手拿起马云冲床头的书,笑着说:“原来你平时还很注意学习哈,年轻人,有上进心。”打开书,范长海正好看见那本二级建造师证。范长海一愣,看了看马云冲。“原来是这样,不错,不错。”范长海放下书,拍了拍马云冲的肩膀。   马云冲的脸一下红到耳根,“不是这样的。”马云冲赶紧解释。   “这没啥的,年轻人。勤奋和机遇都很重要。”范长海微笑着打断了马云冲的话,“今天我很高兴来这里,收获不小。主体工程马上结束了,辛苦各位了。以后希望可以有更多的机会和大家合作。”   说罢,范长海起身和工友们握手道别。出得活动板房,范长海特意嘱托马云冲在主体工程阶段要严把质量关,加强安全管理,不能松懈。   马云冲一直想给他解释建造师证的事,却没插上话。直到范长海的车开出工地大门。   接下来的日子都忙碌在工地的工作上,赵胖子也回工地了。听说董事长对马云冲很是满意,赵胖子也对马云冲很是佩服。好些工作也放心的交给他管理。   该来的终会来。主体工程结束不久,公司工程部来人通知马云冲,董事长有意请马云冲去新项目走马上任,担当项目经理。赵胖子简直是羡慕嫉妒恨,可是马云冲却五味杂陈,因为,这一切都有可能是建造师证的事引起的。所以,马云冲婉言谢绝了。   本以为这事就这样结束了,可是,第二天刚上班,工地上来了一对年轻男女,门卫黄大爷一眼就认出了年轻女孩正是董事长范长海大学刚毕业的女儿范碧瑶。可一见另一个男孩,着实吓了一跳,这个男孩长得怎么和马云冲一模一样!   两个年轻人径直走进马云冲的宿舍,那个男孩疯了似的把马云冲的铺翻了开来。拿起床头的书和证件。大喊着到处找马云冲。   早有工友通知了马云冲,马云冲赶紧从楼上下来。刚走过施工通道,迎面正巧碰上气急败坏的那个年轻人。四目相对的瞬间,都是一愣。赶来的范碧瑶也是一惊,咋有这么相像的两个陌生人。就在范碧瑶愣神的刹那间,马云冲已经被气急败坏的年轻人推到在地了。   “你这个卑鄙无耻的贼,拿了我的证件还敢冒充我马云中。”愤怒的年轻人挥拳向马云冲打去。   马云中!   马云冲一惊,该来的还是来了。   马云冲一边闪躲,一边解释。范碧瑶惊叫着冲过去,试图把扭打中的两个人年轻拉开。可是,范碧瑶的气力跟本办不到。慌乱中,马云中猛的推开范碧瑶。范碧瑶一个不小心向后摔倒。不巧的是正好掉进身后的消防水池。在范碧瑶的惊呼声中,两个年轻人猛的停下。就在马云中呆住的瞬间,马云冲纵身跳进冰冷的消防池,猛的抱起范碧瑶,用力托出水池。所幸,消防池并不太深。只是刚过春节的水冰冷刺骨!   当马云冲爬山水池的时候,范碧瑶瑟瑟发抖,刚才怒气冲天的马云中面上青一阵白一阵地不知所措。   马云冲顾不得那么多了,抱起范碧瑶冲进宿舍,嘴里不断道歉,一边拉起自己的被子给范碧瑶捂上,反身冲出宿舍,随手带上门。径直冲出工地大门。   工地上工友们都没有反应过来,回过神来的马云中也被自己的不理智吓坏了,着急的给自己的家人打了个电话,也给范碧瑶的父亲范长海打了电话。  而冲出工地的马云冲却径直冲进对面的服装店,浑身湿透的他把店员吓了一跳。马云冲赶紧给她解释,拜托店员选了一套衣服,顺便把女店员也带回工地宿舍。范碧瑶被冻的发抖,马云冲匆匆拿了身衣服,赶紧退出来。嘱咐女店员帮范碧瑶换下湿掉的衣服。自己也躲进门卫黄大爷的房间换掉衣服。   马云冲换好衣服就范难了,怎么会是这样呢?怎么就解释不清了,真的来了个马云中,对了马云中呢?刚才一乱,人呢?   马云冲赶紧出来四望,正好看见马云中在工地大门外团团转。马云冲赶紧走过去。马云中看见马云冲过来也没了刚才的愤怒,倒是显得很尴尬。   “你好。”还是马云冲先开了口“这个事,真的对不起,我回头再给你解释。不过,先去看看你朋友好不好?”   “啊!”马云中一惊“遥遥”   马云中和马云冲一前以后朝宿舍走过去,正巧女店员也从屋里出来。马云中侧身进去。马云冲反身送女店员出工地大门,一再道谢,嘱咐一会忙过了再去付钱。   正待返回宿舍,董事长范长海的车开进了大门,后面还紧跟着一辆的士在大门口停下,车上下来一对中年夫妇和黄大爷说了些什么,也赶紧进了工地。   马云冲心里一紧,这下祸闯大了。只能硬着头皮走进工地。   马云冲走进宿舍的时候,一大群人都围在马云冲的床前。范碧瑶还蜷缩在床上,但是面色明显好多了,范长海正给她搽还没干的头发。而那对中年夫妇正在训斥马云中,对突然出现的马云冲,中年夫妇的表情和当初马云中乍一见到马云冲时一模一样,回过头来的范长海也一脸茫然。怎么两个人一模一样!   范碧瑶红着脸爬出被窝,却只能穿着马云冲的大拖鞋。   “对不起!”马云冲赶紧给范长海道歉“懂事长,整个事情都因我前些日子捡到这些书和证件引起的,我会对此负责,不过,现在还请你带她去医院看看吧,天太凉。”   “这个!”范长海指了指面前的马云冲和马云中“好吧,你们的事你们自己处理,这个事,以后再说吧!”   说罢,收拾好范碧瑶的湿衣服,拉着范碧瑶出了宿舍,把范碧瑶塞进车里,亲自开车出了工地大门。范长海的司机也开走了范碧瑶的车。  一阵长时间的沉默过后,中年妇女开口道“我是马云中的妈妈,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   “阿姨,你好。”马云冲像个罪人,低头回答“我叫马云冲,这是个误会,都怪我捡到了你儿子的东西。”   “不是。”马云中的妈妈打断了马云冲的话“我是问你哪里人啊!”   马云冲一愣,这有关系吗?   “云山县陈家凹。”   “你妈妈姓马吗?”一直沉默的马云中的父亲突然开口道。   “你怎么知道?”马云冲一愣   “孩子,你受苦了。”马云中的父母突然抱住了马云冲。   马云冲慌乱中连连后退,一旁的马云中也是云里雾里。   倒是马云中的父亲反应过来了,拉开了情绪失控的马云中的母亲。   “孩子,求你个事。”马云中的父亲拉着马云冲的手说“给你父母打个电话吧,就说当年云山县高中的马老师请他们到省城来哈。”   “这?”马云冲默默的点点头,莫非真有啥事?   “孩子,后天是星期六。我们在过来。我学校有课。就不打扰你了。”马云中的父亲拉着愣神的马云中和还在悲戚的马云中的母亲,走出工地大门,打车走了。   宿舍的剩下刚才突的拥挤进来的工友和满脑子浆糊的马云冲。   工友们七嘴八舌乱成一团糟,马云冲脑袋嗡嗡作响,想自己静静。刚想出去走走,才想起刚才忙着去拿的衣服没付钱,于是从包里那出钱夹,撇开工友们独自走出了宿舍。   刚走到大门口,黄大爷叫住了他。原来刚才换下的湿衣服都有黄大爷这里,刚才一乱就忘了。更重要的是跳进消防池的时候手机都忘了,虽然时间快,但是还是进了些许水。黄大爷刚才拆开了,用电吹风烘干了。 共 610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节能灯是否能引发癫痫病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中甲 微店后台管理平台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