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天与海

时间:2019-09-14 08:55:1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由于厂里变革,我们经理带领我们几个要到外面自力更生。在一小城市的郊区租了一厂房,于是我们便随经理来到了一小城市。我们到那的时候,已经有两家小小的厂子驻扎在里面。刚到时,老保管员怕我不熟悉,领着我到处转了转。我随着老保管员来到只有一间房的门口。老保管指着里面说:“以后你就和牧住在这吧。”我推开门,屋里还挺干净的,只有两张单人床,其中一张上面叠着整齐的被子。靠窗户的地方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桌子上摆着女人用的化妆品之类的东西。干净的四壁,没有一点瑕疵。墙角挂着各种各样的衣服,我对牧产生了好奇。
收拾停当我的东西,我出了宿舍,信步来到院内。很宽很长的厂区。深处杂草丛生,使人望而生畏,只有两家的厂里面传来机器的隆鸣声,才能使人感到不那么凄凉。这两家厂子又各自砌墙隔开,只留个进出的门。整个厂区是厂中有厂的结构。这时,部门经理发话:“工人还没有来,在开业前我们先把厂区打扫干净!”于是,我们拿着打扫的工具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待到把厂区门口打扫完毕后,太阳已经要落山了。到食堂时,发现食堂没几个人,那两个厂里的人都下班走了。食堂里只有一个女的,大师傅看我进来了对她说:“牧,这是海,你有做伴的了。”转过身又对我说:“海,这是牧,你们都是保管员,只是不在一个厂子里。”牧冲我笑了笑,小个子的女人,扎着一个马尾辫,不算太漂亮,可笑容很和善,我们吃过晚饭,一起来到宿舍。牧对我说:“今晚你先自己睡吧,我要到朋友家去。”说完牧收拾了一下她的东西,就骑车走了。把我孤零零的扔在宿舍里。
天已经完全黑了,我洗完澡就关上了门,接了一盆水放在门口,心想:如有坏人进来看不到就会踩到,那样我就会醒了。刚要上床,“登登”有人敲我的门,我提心吊胆的问:“谁啊?”“我!”我开门一看原来是看大门的老大爷提着水壶敲我的门。“你不要热水吗?”“谢谢您!”我提过老大爷的暖壶把水倒了。待老大爷走后,我又重新把水盆挪到门口,又拖来那把椅子顶着门。这才躺到床上,感到疲惫,浑身像散了架似地。在浑浑噩噩中我在这个小小的宿舍里度过了我的夜。
一夜平安无梦。第二天早晨,我早早的起床梳洗一番,刚过7点半,牧回来了。我对这个朋友还很陌生,她可能也和我有同样的感觉吧,默默的不说话,只是到吃饭的时候,轻声的问我:“你要去吃饭吗?”“好啊!”我们一起来到食堂。大师傅笑着对牧说:“怎么样?来了做伴的不感到寂寞了吧?”“我昨晚没在厂里睡,到云家里去了。”牧略带着歉意的说。“你怎么能这样?人家刚来。就叫人独守空房。”大师傅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没事,厂里挺安全的,我不害怕。”我想起我做的准备,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接下来忙碌的打扫厂房,使我无暇再顾及别人。只是吃饭、上班打扫、睡觉……就这样过了几天,终于忙完了。我这才有时间认识了别人,宁是我第二个认识的朋友,随后云、霞、等等,她们都和牧是一个厂里的,后来都成了我的好姐妹。经过这几天的时间,我和牧的友谊也进一步的发展。
牧的老家在农村。70年代时,全国开始计划生育。父母为了要儿子,牧从小就被父母送到了外婆家。在外婆家长大的牧性格内向,不善言辞。牧比我小一岁,我们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
又过了几天,我厂的工人陆续来了,我的工作也上了轨道。我本想我的生活又要一成不变的继续时,牧的男朋友友回来了,友是牧厂里的司机,正和牧热恋中。有一天晚上,友对牧说:“叫上海,我们到隔壁看电视去。”他领着我和牧,来到另个厂子里。牧说:“这个厂子里都是男人,没有女的。”我们进到一宿舍里,我看到有个18/9岁的小男孩从床上坐起,他对面桌子上摆放着一个电视,电视正在演着节目。友对我说:“这是新。”又对新说:“这时才进来的那个厂子的人,叫海。”新很友好的朝我微笑着说:“坐,认识你很高兴。”我也微笑着:“我也是。”友四下里看了一下:“天哪去了?”“出去玩麻将了。”“才多大啊,就赌钱?”“他无聊,只是去玩玩。”我心中充满疑问,看新也不过20岁,那天也不会太大吧。我怀疑他是个赌徒,不务正业的“公子哥”。
电视没有好节目,我们坐了坐就走了,到我们走时天还没回来。过后我就把他忘于脑后了。
这个厂区除了我和牧、友家在外地住宿舍外,大家都不住,再就是天的那个厂,有几个人住宿舍。90年代初期,在外打工的人,除了工作、睡觉,没有别的事可干。晚上下班后,我会到看门的李大爷哪打一壶热水,顺便和李大爷聊聊家常,免得在牧和友的面前当“电灯泡”。独自一人时,我会看看书,写写日记。有时友也会带着我们到天的那个厂里看电视,可我始终没有看到过他。
有一天傍晚,天突然下起了大雨。我坐在传达室的里正和老大爷聊着天,突然有个人捂着脑袋从雨中狂奔进来。一面抖身上的雨水,一面说:“李大爷,好大的雨啊!”李大爷一面起身拿毛巾,一面说:“这孩子!这么大的雨,你干嘛呢?”“我来看看有没有热水啊!”“你不会不下了再来吗?”“不行啊,厂里来客人了,姐夫让我拿热水呢!况且我愿意淋雨,喜欢在雨中狂奔!”这时的他已擦去了脸上的雨水,好一张英俊的脸!看样子不过18/9岁的样子,高高的个子,浓浓的眉毛,一双明亮有神的眼睛略带一丝忧郁,笔挺的鼻梁,淡淡的微笑挂在脸上,还隐约带着一丁点的稚嫩。
他好像没有看到我,等李大爷拿过暖壶后,他才突然看到我,“李大爷,这是你孙女吗?”“这孩子,我哪有这么大的孙女,这是刚进来那个厂里的人,叫海。”他伸出手和我握手,“很高兴认识你,我是后面那个厂里的天。”,天!这个名字我听说过,只是还没有见过。“早就听说过你,只是没见过,今天有幸见到你。”“哈哈哈!”他爽朗的大声笑起来。“我要走了,改天再找你玩,拜拜!李大爷再见!”说完他又一头冲进了雨里。
李大爷告诉我,天的姐夫开了那个厂子,天在里面给他姐夫跑业务,小伙子才18岁,很好学,很有礼貌,全厂区的人都喜欢他。
以后的时间里,我照样继续着我的生活,上班、下班、看书、睡觉,一切都那么得有条不紊。偶尔会收到爸爸妈妈和定亲男友的信,(在那个时间段里,电话、电脑都没有普及,来往都靠书信。)男友的信也没有特别的,只有寥寥数语。我家和他家是世交,我们也理所应当的订了亲,我并没感觉到爱情有多么的美好,我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
由于我一人在仓库里忙不过来,经理决定再找个人。在牧的介绍下,云成为了我的同事。云已经结婚了,有一个10岁的小男孩。云很健谈,总是喋喋不休。云的到来使我的工作空间里,也有了声音。
有一天,新来找我“姐,我厂里才来一个技术员,今晚天要请客,叫你和牧、友也去呢。”“为什么?我们又不熟悉呢,为啥叫我?”“不清楚,只是说大家都在厂区住,互相认识一下的。”新用恳请的目光对我说。“好吧,下班我去。”还没等到下班,牧就来里告诉我:“今晚你去吗?”“你去我就去,况且我都答应新了。”“去吧,还有友,我们一起,没事的。”“哦,下班你们等我啊。”
天在一个饭店请的客,那个技术员叫豹。我好奇怪他的名字:“你的名字好奇怪啊。”“哈哈,我家弟兄三个,我是老三,哥哥们叫龙、虎,那我自然叫豹了。”豹笑着说。豹比我大一岁,很和蔼的人,有种平易近人的感觉。除了友,他算是我们的大哥。那一晚我们都很高兴,吃晚饭后还唱了歌,我总感觉天不是我以为的那样乐观,他总是带有一种让人琢磨不透的东西。
就因为天的一次晚宴,我们的友谊更进了一层,我见到他们也不感到羞涩了。经常下班后和他们打打牌、开开玩笑什么的。生活、工作都很开心,使我有点怀疑我自己,还是不是以前那个经常一个人默默发呆,喜欢驻守在一个人的世界里的人。
有一天,牧突然神秘的告诉我:“我听友说,豹喜欢上你了。友叫我问问你呢。”“我有男朋友了。”我吃惊地说。“这不可能啊。”“那我告诉友,让他转告豹。”这段小插曲的确让我吃惊不小。从那以后,我尽量避免与豹相处和开玩笑。豹好像没死心,总是在暗示我。
就在我认识牧三个月后,友决定要回老家了,同时也要和牧分开。我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很相爱的。牧告诉我说:“友的父亲给友订了亲,友自小没有了母亲,他不希望父亲难过,决定遵照父亲的决定回家完婚。”牧再送友的时候没有哭,可我看到她的心在哭,又不知道怎样安慰她,只有默默的看着她。友走后几天的时间里,牧也告假回家住了几天。回来后,他满脸的憔悴,人无精打采,没有笑容,也不说话,好像得过一场病似地。我尽量想让她高兴起来,于是我叫来了天、新和豹。他们也发现了牧微妙的变化,努力说些愉快的事,不再提友半个字。我用感激的目光来谢谢他们,他们也心领神会。
就在牧的心情好转后,新也提出来要回家。说他想回家学一门技术,他的走我们都很高兴,都祝福他,希望他能早日学成。
又送走了一个好朋友,天又经常出差,我们圈里的人已很少了。牧越来话越少,我又开始那一成不变的生活了,还的经常逗牧开心。
有一天,天终于回来了,他提议我们到城里的电影院看电影。有两辆摩托车,正好四个人。牧知道我在躲避豹,主动说:“天,你带着海,你骑车太快,我怕!”随后她不容天回答就上了豹的车。

(二)
我长这么大,从没有做过摩托车,对它产生畏惧,天笑着对我说:“你上来吧!”“你慢点骑!我怕!”“嗯,好的!”我上了天的摩托车,死死的抓住后座。马达一发动,我差一点后反,惹得牧和豹哈哈大笑。
一路上,我们四个人说笑着,很快天就把豹落下好远。他骑得真快,我大声叫道:“你慢点,都快看不到牧了,再说我怕呢!”“哈哈!你没坐过摩托车吗?”“是啊!”天把车慢慢地停在路边,转身对我说:“你用胳膊抱住我的腰。”说完不容分说抓起我的胳膊放在他的腰间,我有点不好意思想抽回胳膊,天抓住我的双手不放:“这样安全!小傻瓜!”我的脸更红了。回头看看远处,牧和豹早就没影了。天又重新上路:“我们在电影院门口等他们。”我不知道天为什么叫我“小傻瓜”,他从不和新那样叫我姐姐,这是我次听他这么叫我,他都是直呼我“海”。
不过对于我来说,坐摩托车是很新奇的,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我用一种想要飞起来的感觉。我不由自主的张开我的双臂,迎着风,仰着脸,心像小鸟一样飞翔,那种羞涩的神情转眼就不见了。“傻瓜!你不要命了?”天有点发怒的说,速度也放慢了。“你想学摩托车吗?等那天有空我教你吧!”“嗯!我想要飞起来了,好爽啊!”我大声地说,天又哈哈的大笑起来。
等我们买好票,才看到牧和豹。进了电影院,天走在我的前面,一一落座,电影开始了。(至于看的什么电影,我没有印象了)。慢慢地我感觉有人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我透过微弱的光扭头一看,是天。他正把头靠过来,就那么自然的靠在我的肩膀上,“骑车累了,靠靠好吗?”他小声的说。我再也没有理由拒绝他,任他把头靠过来。一直到电影结束,天的头才离开我的肩膀。出了电影院,已经是晚上了,我的肩膀也已经酸了。看我揉肩膀,天带着歉意说:“我还带着你吧!”牧此时已经上了豹的车,回头对我们说:“快点啊,我们回去吃饭吧。”“好啊!你们走吧,我们比你们快。”天答应着。
这是我次和男孩子一起看电影,次坐摩托车。
没隔几天,天在傍晚下班时,来宿舍找我“今天有空,教你学摩托车吧,用我姐姐的,她的好掌握。”“好吧。”我高兴的说。我随他来到院中,豹也在。可能是早有准备,一辆小型的摩托车在院内停着。告诉我一些基本的知识,我就迫不及待地骑上了车。“我和豹在后面给你扶着,你不要害怕,我们不撒手的。”天叮咛我。当时我并不知道他们能否抓得住摩托车,就那么信任的上了车。刚开始,我感觉他们在后面扶着车,可我不知怎么的就加大了油门,那车像脱弦的箭一样,向前冲去。只听得天在后面大声地说:“快踩刹车!傻瓜!”我猛然惊醒,赶快踩住了刹车,摩托车在当地打了一个转,停下来倒了,我也被摔倒在地上。天疯也似地地跑到我身边,一面扶起我一面说:“傻瓜!再也不要学了,我怕你了!没摔坏吗?”我惊魂未定,喘了一口气笑笑“没事!我非要学会它不可!”天没说得过我。因我喜欢骑摩托车的感觉,我下定决心学会它。
过后,豹带着微笑含糊的问我:“为什么天叫你傻瓜?”“我哪知道?”我在介意他在我摔倒时没有扶我,没好气的对他说。
等牧回来后,我告诉了牧我的学车经历。牧不问我是否摔坏,而是问我,为什么天叫我傻瓜?想必是听豹说的吧。我不明白他们两个,为什么都对这件事大惊小怪的。对我来说那只是个称呼罢了。牧则不以为然:“天喜欢上你了吧!”“更不可能,我们年龄相差太多,拿我当姐姐吧。”“不会的,我看像是喜欢你。”

共 1501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看到这篇小说,让我想起了天与海的故事:天爱上了海,可是空气阻隔了他们。无法相爱,天哭了,泪落在海里。不能相爱,天把灵魂寄托给海,从此海比天蓝。海不断击起浪,希望亲手擦干天的泪,可不管海怎样努力,还是无法穿透空气,碰到天。相爱容易相守难,一朵美丽的爱情之花,就在重重阻拦中凄然凋谢。欣赏美文,推荐阅读。【编辑:上官竹】【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011191 6
1 楼 文友: 2010-11-19 09: 8:59 看到这篇小说,让我想起了天与海的故事:天爱上了海,可是空气阻隔了他们。无法相爱,天哭了,泪落在海里。不能相爱,天把灵魂寄托给海,从此海比天蓝。海不断击起浪,希望亲手擦干天的泪,可不管海怎样努力,还是无法穿透空气,碰到天。相爱容易相守难,一朵美丽的爱情之花,就在重重阻拦中凄然凋谢。欣赏美文,推荐阅读。 联系QQ:1071086492
回复1 楼 文友: 2010-11-20 07: 5:14 谢谢!
2 楼 文友: 2010-11- 0 10:12:47 原本平平淡淡的爱情故事,却因了的天人永隔而让人泪湿衣襟。不想说太多,只希望你记得,他的心愿,好好活着,幸福快乐的活着,祝福,问好!
回复2 楼 文友: 2010-12-04 17: 9:24 谢谢朋友留言问好!宝宝吸收不好怎么办
鼠标手应在哪个科室诊断
小孩不拉大便怎么办
孩子上火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德宏有哪些中医免疫内科医院 德宏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常德妇科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德宏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常德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常德口腔粘膜科医院哪家好 怒江有哪些男科医院 怒江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怒江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怒江有哪些普通内科医院 常德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怒江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怒江有哪些小儿外科医院 张家界心血管医院哪家好 怒江有哪些计划生育科医院 张家界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张家界功能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文昌有哪些小儿呼吸科医院 文昌有哪些小儿消化科医院 昆玉有哪些眼整形医院 榆林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苏州有哪些二丙医院 南通有哪些二丙医院 萍乡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萍乡小儿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大同有哪些妇产科医院 淮安有哪些一甲医院 大同有哪些皮肤性病医院 大同有哪些传染病科医院 扬州有哪些一级医院 萍乡颌面外科医院哪家好 鄂州有哪些三丙医院 新余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长治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晋城有哪些其他内科医院 南充有哪些一甲医院 秦皇岛有哪些二丙医院 乌兰察布有哪些三丙医院 锡林郭勒盟有哪些其他医院 阿拉善盟有哪些二级医院 泉州有哪些一丙医院 漳州有哪些一级医院 阳泉有哪些三级医院 运城有哪些三甲医院 西安有哪些一甲医院 桂林有哪些三乙医院 百色有哪些三丙医院 百色有哪些二甲医院 贺州有哪些一甲医院 海南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韶关医学影像科医院哪家好 深圳肿瘤内科医院哪家好 深圳产科医院哪家好 佛山医学影像学医院哪家好 佛山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佛山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江门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湛江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湛江中医免疫内科医院哪家好 中山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潮州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潮州口腔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揭阳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云浮儿科医院哪家好 连云港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连云港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连云港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连云港肝炎医院哪家好 湖州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仙桃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潜江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潜江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潜江中医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潜江心理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神农架其他内科医院哪家好 神农架高压氧科医院哪家好 潮州中医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揭阳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